开國仩将评廖耀湘张春桥廖湜抗日名将鳝鱼眼

2019-07-14 02:38:40 来源: 阳泉信息港

开国上将评廖耀湘张春桥:廖是抗日名将 鳝鱼眼算什么

核心提示:辽西会战捉住廖耀湘,他主动上前握手、请坐,请这位败军之将谈谈西进兵团的企图、动作,还有新6军的战术特点。无论我军吃了新6军多少苦头,又怎样恨死了这个冤家对头,他都不能不对这支精锐之师和它的指挥官,怀有几分敬意。更何况这位新6军的老军长还是抗战名将,曾在8年抗战中出生入死,为中华民族立过战功。可这个 鳝鱼眼 算个什么东西?不就是历史上那种屡见不鲜的狐假虎威、弄权作奸的丑类吗?却成了 春桥同志 ,还得 向春桥同志赔礼道歉 !

本文摘自中国作家,作者:张正隆,原题为:就是铁嘴钢牙也得说句软话了

1974年8月,各大军区负责人被中央召至北京,检查自己在 文化大革命 中的错误。

王洪文传达毛泽东的指示:各自多作自我批评,发言时别人不要插话,讲完了就完了,大家鼓掌。

韩先楚不干。

次参加战斗后,他就不能不检查自己。都说大家都往后跑,连大队长都撒丫子了,你怎么就冲上去了?次战斗后没检查出个子午卯酉,以后那收获可就越来越丰硕了,特别是在当了团长、师长、军长之后。可现在这是什么检查?他有什么错误?就算有天大的错误,那根子又在那里?拿我们这些大区司令小虾米开什么涮?

1967年7月,江西支左 犯了方向、路线错误 ,省军区领导班子全部撤换。 七二○ 事件后,中央文革又对福州军区施压,指责福州军区也 犯了方向、路线错误 ,限期军区党委作出检查,报经中央文革批准后对外公布。无奈,在福州的常委研究,写出个草稿,送到北京请韩先楚审阅批发,他未看一半便说就放我这里了。送稿子的一位副司令和在家的常委,都说不行呀,限期快到了。韩先楚说:不管它!我们可以检查错误,但不是这种错误。

动辄就是什么 方向、路线错误 ,还有什么 反动路线 ,他从来就不认这个账。

造反派批判《福建前线部队公告》,说它是 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新反扑 。韩先楚火了:我是共产党员,是中央军委任命的大区司令,不是反动派,谈何 反动路线 ?蒋介石才是反动路线!

十届三中全会后,特别是在讨论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时,他认为自己确有错误,应该深刻检查、反省。因为从中央候补委员到中央委员,对于建国以来历次代表大会的决议,他都是同意的、举了手的。

而在这种完全是发自内心的检查中,把他折磨得精疲力竭、死去活来的,是那么多中央委员,有久经考验的老革命,又有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为什么听不到不同的声音?他们齐聚北京,为的就是带去一只手,并把它们高高举起吗?

1936年东征结束回到陕北后,中央召开团以上干部会,由毛泽东作东征总结报告,然后以师为单位分组讨论。78师十几个人坐在一棵老榆树下,有人说毛泽东讲得好,有人不以为然,罗列出一堆错误和问题。正在这时,毛泽东过来了。若在今天,这不就是个 事件 、 集团 吗?那领导不得赶紧制止、批评、表态,即便如此那脸不也得吓白了、吓青了吗?可师长田守尧、政委崔田民和刚当副师长的韩先楚,有的听着,有的记录,有的还站到一方,奋勇 参战 。大家也都气不喘一口,继续发言、辩论,没有不开口弃权的。而毛泽东坐在那里,和大家一样一颗真挚的平常心,自始至终只见点头,没见摇头。

那时候的毛泽东,那可真是 言者无罪,闻者足戒 、 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呀!

我们国家经历了几千年的封建专制统治,我们的民主太少,太不够,而封建专制的东西还不少,且很厉害。在我们党和国家的政治生活中,相当长一段时间,不但成了神仙、圣人。有些人昨天还是一般基层干部或老百姓,只要一进政治局,成了,也成了不起的人物了。对这些人,群众是不能议论的。不能有意见的,否则,就是对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大逆不道。

小程序制作平台
品牌策划包含什么内容
如何自己开发小程序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