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元神 0192 诱捕色猴(二)

2019-10-12 23:57:42 来源: 阳泉信息港

逆天元神 0192 诱捕色猴(二)

猴子在魔灵国没有天敌,数量极多.在食物匮乏期,经常成群结队潜入村寨偷取食物。因天目神猴是图腾圣物,加上圈养了大量茶猴,魔灵国严禁猎杀猴子,百姓对猴子的骚扰虽苦不堪言,却也没有丝毫办法。

叶岑宇来到魔灵山不到半日,就碰上了数十波各类猴群。

此时,一只母雪猴懒洋洋的蹲在一块岩石上,手里拿着鲜果津津有味的啃食着,丝毫没把近在咫尺的叶岑宇当回事。

两只幼猴在母猴身后,细心的给母猴理着皮毛,抓着虱子,不时的瞟瞟叶岑宇。猴眼中虽有些恐惧,不过见母猴没动,幼猴也放了心。

雪猴在魔灵国算是漂亮的一种猴类,浑身雪白,没有一丝杂色,块头要比地球猴子大一些,眼珠是美丽的浅蓝色,喜欢吃一些鲜果。叶岑宇饶有兴趣的蹲在雪猴近前,仔细的打量了一番三只雪猴。

“呵呵,这些猴子胆子真大,竟然不怕人。”

叶岑宇微笑着从怀中掏出一块干粮,放在手掌中,探到前方,试探的诱惑雪猴。

一只幼猴停止了手中动作,小心翼翼的爬到叶岑宇近前,伸出小猴爪将叶岑宇手中的干粮拿起,窜到一边,将干粮放在鼻翼间嗅了嗅后,便毫不犹豫的丢弃了。

``

“呵呵,还挑食?”叶岑宇笑着摇摇头站起身,四下观望了片刻。

从十丈开外的一棵高大的树顶,叶岑宇发现了一只雪猴群的哨猴。

这只公雪猴十分健壮,它站在枝叶顶部,警惕的观望着四周情况。叶岑宇十分不解,自己的到来,为何哨猴没有发出危险信号?难道哨猴知晓自己是善良之辈,不会伤害它们?

叶岑宇正沾沾自喜之时,哨猴突然发出一阵尖叫。

“吱吱!”

雪猴群顿时一阵骚动,朝着密林深处窜去。岩石上的母雪猴不慌不忙的抱起两只幼猴爬上树,跟随着猴群而去。

雪猴群数量有二十余只,叶岑宇惊奇的发现一半的雪猴手中小心翼翼拿着数个鲜果

,甚至有几只雪猴扛着一根挂满鲜果的枝桠。

猴子并没有储存食物的习惯,这些雪猴举动明显有些违背常理。

叶岑宇心中不禁咯噔一下:“难道这些雪猴是将食物敬献给猴王?”

带着疑惑,叶岑宇紧紧跟在雪猴群后。

雪猴群走走歇歇,在密林中足足穿行了一个多时辰。

丛林越来越越茂密,叶岑宇在幽暗的林间不紧不慢的跟随着雪猴群。

继续穿行了小半个时辰,叶岑宇又发现两拨猴群。两拨猴群是猕猴和山猴群,和雪猴群一样,这两拨猴群也拿着各色鲜果朝着同一个方向窜去。

“看来这魔灵山真有一只猴王!”叶岑宇印证了自己的判断,不禁一阵欣喜,喃喃自语道:“希望这只猴王是天目神猴!”

“哗啦啦!”

一阵水流声传入叶岑宇耳中,透过浓密的枝叶,视力所及之处,叶岑宇发现了一处娟秀的瀑布。

瀑布从魔灵山中部山腰处流下,不过几丈宽,水流不大,落差却十分惊人,导致落入潭中之时,雾气蒙蒙,哗啦啦的水声十分悦耳。

“没想到魔灵山还有处瀑布!”

穿过丛林,眼前豁然开朗,在瀑布一侧有处突出的巨大山石,山石表面十分平整,形成了天然的平台,足有五六百平方,正对着山石后有处山洞。

如今,山石平台和山洞被猴群占领了。

叶岑宇悄悄的掠到平台不远处山石后,凝神探查一番。

只见,平台上,天目神猴侧身躺在一块石床上,乐呵呵的享受的猴群进贡来的各色鲜果。其身后有两只母猕猴,小心翼翼的理着天目神猴金黄色的皮毛。

在天目神猴怀里躺着一只雪白的雪猴,天目神猴粗壮的猴臂挽着雪猴,不时地爱抚着雪猴顺滑的皮毛。

叶岑宇眼珠差点瞪爆,不禁脱口而出:“我的个亲乖!这还是猴子吗!”

“比亚的鸡!什么人!”

天目神猴一声断喝,猴躯猛的暴涨。

其他猴子吓得快速窜进了山洞,露出猴头惊恐的朝外观望着。

见被天目神猴发现了行踪,叶岑宇慢慢从山石后站起身。

天目神猴紧盯着叶岑宇,天眼微微一颤。不过见叶岑宇只是个普通人,天目神猴并未开启天眼。

“立即滚出本猴爷领地!”

叶岑宇丝毫不惧天目神猴的威胁,悄悄将手背在身后,将玉扳指和储物戒取下。

如今叶岑宇只要不使用灵力,与普通人没有区别,天目神猴不会起疑,但是玉扳指和储物戒有特殊的空间元素律动,以天目神猴空间魔法天赋极可能会发现玉扳指和储物戒的不凡。

天目神猴警惕的看着叶岑宇喝问道:“你将手背在身后作甚!速速滚出此地!”

叶岑宇不留痕迹的将玉扳指和储物戒藏进衣袖中,将双手在天目神猴眼前晃了晃道:“呵呵,我没有恶意。”

见叶岑宇一脸淡然,没有丝毫恐惧,天目神猴猴眼微微眯了眯,问道:“你是什么人?见到本猴爷一点都不恐惧?”

“呵呵。”叶岑宇微微一笑道:“敢问猴王,你可是天目神猴?”

天目神猴神色微变,悄然握紧猴拳冷声问道:“你怎么知晓本猴爷是天目神猴!”

“我与欧阳云天大师是好友,听大师讲起过你。”叶岑宇开始胡诌起来。

“欧阳云天!”天目神猴闻言,怒气冲冲的骂道:“你认识那个秃驴!”

叶岑宇不禁愕然。没想到套近乎,撞枪口上了。这天目神猴似乎与欧阳云天有过节。

“呵呵,我虽与欧阳云天关系不错,但很不齿他的为人,难道欧阳云天得罪猴王不成?”

“哼!比亚的鸡!”天目神猴冷哼一声道:“这老秃驴极为无耻,本猴爷二十多年前被其所擒,做了两年苦力,还打赌输了!”

叶岑宇眼睛为之一亮,他十分感兴趣欧阳云天当年到底以何种手段擒获的天目神猴。不禁试探的问道。

“猴王如此聪慧,怎么会着了欧阳云天的道?”

“嘿嘿,你当猴爷傻吗?本猴爷怎么可能告诉你老秃驴用何种手段。”

“呃!”叶岑宇傻了。天目神猴果然猴精不已。

“话多无益,趁本猴爷心情不错,立刻滚蛋,不然……”

天目神猴示威的朝着叶岑宇展示了一番砂锅般大的猴拳。

叶岑宇脑中快速盘算着。

眼前的天目神猴没有一丝灵力波动,以叶岑宇的修为轻易便可将其制住,但他不敢冒险,天目神猴具有空间魔法天赋,稍有不慎便会被其逃脱。

见叶岑宇神色变幻不定似乎在打什么鬼主意,天目神猴朝前走了几步,面色不善的举起了硕大的猴拳。

“等等!”叶岑宇抬手制止了天目神猴,笑道:“呵呵,猴王,我们也来场赌博如何?”

天目神猴闻听叶岑宇所言,猴眼竟然露出一丝喜色。

叶岑宇见天目神猴面露喜色,心中不禁笑道:“看来这天目神猴不禁是只色猴还是只赌猴。”

“你想和本猴爷赌一场?”天目神猴将猴拳放下问道。

“不错,我与欧阳云天经常赌博,而且欧阳云天根本就不是我对手,既然猴王输给了欧阳云天,看来猴王恐怕也不是我的对手!”叶岑宇使出了激将法。

“比亚的鸡!小子,说话也不怕闪了舌头!就凭你想赢猴爷!真是不知所谓。”天目神猴果然不受激将。上当了。

叶岑宇微微一笑道:“呵呵,猴王,在赌之前,我很好奇,你当年是如何输给欧阳云天的?”

天目神猴沉思了片刻,恨声道:“本候爷曾听主人说过,出家之人不食用荤腥,没想到这老秃驴不仅吃肉,还喝酒!本猴爷一时不查着了这秃驴的道。打赌输了!”

叶岑宇听完天目神猴所言,嘴长的差点咧到耳后根!和酒肉和尚欧阳云天赌吃肉喝酒,这不是找死吗!

天目神猴瞟了一眼叶岑宇淡淡的说道:“想和本猴爷赌博,你得有让本猴爷心动的东西才行!”

叶岑宇一时间有些懵了。既然赌博当然需要赌本,如今叶岑宇浑身上下根本就没有什么值钱玩意,要是拿出玉扳指和储物戒恐怕会让天目神猴产生疑心。

叶岑宇绕绕头为难的说道:“猴王,你看我只是普通人,要不我给你当奴仆怎么样?”

“切!”天目神猴撇了撇嘴道:“本猴爷有一大帮猴子猴孙,需要你当什么奴仆!”

叶岑宇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咳,真是可惜,要是猴王能赢了我,就变相了赢了欧阳云天。如今我没有赌本只能遗憾收场了。”

天目神猴狡黠的一笑道:“要不这样,你输了,脱光衣服,在魔灵山裸奔一月如何?”

叶岑宇一阵哑然。这天目神猴真不是好东西,这么损的招都能想出来!

“行!”叶岑宇应允道:“要是猴王输了,你须帮我做一件事,而且百年之内要待在魔灵国,用神光帮助魔灵国修道者淬炼元神提升修为。”

“哈!比亚的鸡!如此猴爷岂不是太亏本了!”天目神猴笑道。

叶岑宇瞟了一眼天目神猴淡淡的说道:“难道猴王怕输吗?”

“哼!本候爷会怕输!赌了!”

叶岑宇不禁大喜,正想询问如何进行赌博之时。

天目神猴戏虐的将猴头凑近了叶岑宇,微微一笑道:“如何赌由本猴爷说了算,小子,你可敢!”

“有何不敢!”叶岑宇丝毫不惧。输了大不了裸奔一月而已,多大事。

天目神猴一脸胜券在握,大笑道:“哈哈哈哈!本猴爷赌你不是修道者!”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的电话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杨广义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电话多少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许德璞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联系电话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