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3:01:10 来源: 阳泉信息港

楔子、  秋老虎刚过,一阵来自江边的风顺着江水拂过我的脸庞,我坐在村口,嗅了嗅夹杂着不明气味的秋风,低头继续啃我的栗子。  村里人都呼我栗子,因我这十八年来的爱好就是啃栗子,糖炒栗子,而邻家三娘的糖炒栗子是我吃过吃的栗子。  似乎有十年了,每天吃着的栗子坐在江边发呆。  稍一恍惚,栗子从手中滑落,嗵的一声落在了江里。顺着水面看下去,栗子正在缓缓的下沉。  啊!我的栗子!  一、  他说他叫榛子,因为他特别喜欢吃榛子。  他是我在江边救起的,身上满是伤口,在江水里已经泡的发白,因着那张俊美的脸我才牺牲了很多栗子救起了他。  三娘是个奇女子,可以在充满药草和毒草的山里分辨出杂草,养肥一堆马,所以榛子在她手上没几天就补回了流失的血。  那张几天前还苍白无力的脸一瞬间变成容光焕发的俊俏模样时,我眼睛闪痛了一下。  他说,“栗子姑娘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在下愿做牛做马报答姑娘。”  我被这文绉绉的话激的浑身泛起了起皮疙瘩,挥挥手让他离我远点,“我不喜欢榛子的味道。”  他不恼,如沐春风一般的向我笑着,“没关系,闻久了就习惯了。”  自此,我家里香喷喷的栗子味夹杂了像是苦瓜似的榛子味。  三娘说,除了我,没人会认为榛子是苦瓜的味道。  二、  榛子真的像牛一样帮我做完了所有的家务。  无事可做的我只好抱着从三娘那里唬来的一大包糖炒栗子来到江边慢慢啃,于是榛子乐颠颠地蹲到我身边轻轻地啃着他的榛子。  我总觉得自己救了他就是在作孽。  “栗子姑娘。”他啃完了榛子,将散发着浓重榛子味的脑袋朝我靠了靠。“你为什么那么喜欢栗子?”  我朝后挪了挪,扬扬手里的栗子包,“栗子甜。”  他看着我,好半晌将头转向江面,“我从前,也认识一个爱吃栗子的姑娘。”  “哦?是吗?”知道他有故事要说,我便不动声色的看着他,剥栗子的速度稍微加快了一点。  “不过可惜,十年前,她就已经死了。”榛子的眼里流露出神伤,微风拂起他的发,将他俊美的脸吹出了沧桑。  我将一个栗子剥开塞进嘴里,拍拍手,长长地感叹一声,“红颜薄命啊~”  他看着我,眼里满是疑惑。我站起身,丢给他一个背影。  三、  榛子的皮真的很硬且很厚,笑眯眯地在我家赖了一个月。  今天,他终于要离开了,我高兴地打包了一袋栗子送给他,并从中挑出两个的栗子留给自己解馋。  我剥开栗子壳,毫不犹豫地塞进嘴里,顺带挑着眉看他,“呐,我养了你一个月,还给你回去的纪念品,你总该表示表示吧!”  我只是想要点生活费,好让三娘多给我些栗子。  他愣了愣,那比我高一个头的身躯朝我近了近,依旧不怒反笑,俯身看着我。  那笑容如星光般璀璨,原谅我词穷,原来被仰视的一个人是那么地好看。  我呆呆地看着他俊逸的脸慢慢倾下来,笑容在我眼中慢慢放大,直到我感觉到唇上有一股软绵绵的东西附着时,脑中有一根弦断了。  他起身,轻轻一笑,“我会永远记得这味道。”抚着唇,心情状似很好的转身离开。  我僵了一阵,回想着刚才才咽下去的栗子,以及那温热的触感,嘴里莫名其妙多了股榛子味道,从脚底下泛起了恶寒。  我、我好像被轻薄了!  四、  三娘近给的栗子越来越少。她说,她家的马不知吃了什么,整日的拉稀,越来越瘦了,她很心疼,没工夫为我打理栗子。  我黯然神伤,捧着为数不多的糖炒栗子来到了三娘的后院,发现她种的栗子树突然长了很多虫,产量大大缩短。  我更是心中一痛,抱着栗子树凄凄地流着眼泪。  这边还没有伤心够,听说村子里很多家养的植物和动物都莫名的出现了问题,大家的生活开始乱了套。  我将珍藏了许久的奶香栗子拿了出来,坐在江边颤抖着看着快要降下山去的太阳。  这是三娘特地为我配置的栗子,我一直舍不得吃,因为制作的原料需要奶,马奶,可是三娘的肥马好几年才产一次奶。  夕阳很美,美得让人心醉,沉迷在这样的美中,即使死,也是快乐的吧。  “江边那么冷,你只穿那么点,不怕冻着吗?”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回头,看到了将近三个月未见的榛子。  他还是那么的俊逸,一袭月牙白的袍子衬得他的脸庞越发地好看。  “还好。”就着夕阳的余辉,我回应着他,将怀中的栗子又紧了紧。  五、  榛子说,他原名叫秦榛,北国御史将军,来栗子村是为了捉拿迷惑世人的巫女。  很不巧,我就是他要找的巫女。  他定定地看着我,好半晌才开口,“栗子,跟我走,我会给你自由。”  他说他会给我自由,可惜,我的自由,他给不起。  他见我不答话,上前一步,拉住我的手,怀里的栗子毫无征兆地哗啦一声落了地。  “我已经毁了你的栗子树,你的巫术也已没有用武之地!跟我走,相信我!”  我可惜了一把全数落到江里的栗子,淡淡地看看那握着我的温暖手掌,将目光移至他的脸上,忽地笑了起来。  “十年前,你在争夺琉璃璧时毫不犹豫地举剑杀了我,今天,你在江边让我跟你走,秦榛,你要让我相信那个才是真的你?”  秦榛身体一僵,在他愣神之际我抽回了自己的手,冷眼看着他。  “十年前,你还记得吗?就是那只刚刚握着我的手,沾满了我的鲜血。”  他神色恍惚,似陷入回忆,表情痛苦,不住的摇头,“不——不——”  我起身看着中了迷幻术的他,一柄短剑出现在我手中。  六、  我始终没有下大杀手,毕竟那是姐姐爱过的人。  我只是刺伤他,利用巫术为他编制了一个记忆——我“再次”死在他手里。我要让他一生活在痛苦中。  我捡起还没有掉进江里的奶香栗子,喃喃的道,“姐姐,我为你报仇了。”  秦榛真傻,姐姐十年前死在他怀里,他竟然还相信着“我”还活着,甘愿冒着风险来到这里,想带我走。  可我不是姐姐,我的责任,是保护栗子村。  栗子双生,姐姐十八岁那年,我只有八岁。那天,她不顾村里人反对,要出去寻找琉璃璧,回来的却只有尸骨。  我承接了姐姐的责任,我虽和姐姐同以栗为生,巫术源却全然不同。  我天生带有巫力。  但是,巫术能蛊惑人心,终究不能起死回生。  七、  三娘家的马恢复了活力,我的栗子便开始多了起来。  不久,便听说了北国御史将军秦榛晋阁荣升,却自杀了的消息。  江边不再有栗子村,我和村里人搬到了山林里,一把火烧掉了原来的地方。  坐在村口的巨石上,我抱着三娘的糖炒栗子,一直呆坐到夕阳落下。  三娘惊奇的看着我,栗子竟然不爱吃栗子了?  我愣愣地看着散发着香味的栗子,朝着三娘溢出一个笑容。  我只是,想念榛子的味道了。  尾记  十年前,灵玉降世,有一能人将其雕琢成琉璃璧,流落于天下。  相传,琉璃璧可治百病,御百毒,可延年益寿,并使人功力大增,一跃成为武林。至此,天下人无论身处江湖或是朝廷,都想得到这块宝玉。  没人知道,这块琉璃璧,亦可解诅咒,改命运。  只是十年前的大雪夜,琉璃璧随着一女子的死亡而消失,关于琉璃璧的传闻就此消失。 共 260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简单说说精囊炎有什么类型
黑龙江好的专科医院治疗男科
云南治癫痫的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