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的魔匣 第二十章 狂欢和搜查

2020-02-15 19:41:02 来源: 阳泉信息港

妖精的魔匣 第二十章 狂欢和搜查

由于降水过于频繁的原因,夏日的爱丁堡湿气很重,就连通风良好的王宫,目前也笼罩在一层薄薄的水汽之下。它修筑在高地王国海拔高的山区,原本就是为了向北监视南方的罗赛维亚人,不过后来帝国军团撤出安东尼长城之后,这里就成为了高地王国的王都。

范农家族的先祖夺位之前,曾在王宫西北角的广场苦战国王亲兵,几度濒临绝境,靠着坚强的意志最终侥幸度过难关,成功摘取了凯尔特人的王冠。

新任国王加冕之后,将西北角的广场保留下来,修建成训练场,以此警示子孙

铛――!

夏琳微微抬头。收剑挡住了从右侧刺来的细剑,莉迪雅迈着奇特的步子,如同一只毒蝎游走在她身边,不时的出剑刺向她的空档和死角。

“呼……”

绿发少女微微呵气。猛地猛然滑步欺近,依靠一个侧向旋身挥出了一记由下而上的撩斩。

嗖――!

剑锋反射明亮的阳光,险之又险的从莉迪雅的面前划过,金发少女化出的残像明显慢了一拍。

“……”

空气中飘散的几根金色发丝,让莉迪雅抿紧唇瓣。她的身影霍然提速,手腕猛然震动,刺击的速度变得快了一倍,细剑就像是狂风暴雨般地刺出。

夏琳眼眸反射着金发少女的身姿,踩着一条直线,身体随着剑锋的寒光轻盈起伏。

两把不同长剑的交击声一下子变得密集而狂野,就像一曲热情洋溢的钢琴曲,考验着人的耳部神经。

……

一小时后。

少女走近更衣室,让两个侍女解下自己身上厚重的防护服,腾腾热气和汗水蒸着她漂亮的绿色秀发。她头也不回地问:

“总督大人什么时候回来?”

“海燕号将在今晚抵达港口。”

“和他一同回来的还有两名传奇冒险家,以及一只缝合怪……据说体型超级大。”另一个侍女低头答道。

少女看了镜子里的自己一眼,用睫毛刷轻轻拉直睫毛,从侍女手里接过护肤霜,小心翼翼的涂抹在肌肤上:

“那两个传奇佣兵……是男人还是女人?”

“两位都是男人。”

“去通知塞巴斯蒂安。”

她换上裙装,用手向后插入齐肩的柔顺发丝后抛洒开,昂起头,抿了抿粉嫩的唇瓣:“今晚的宴席需要再隆重一点。”

“好的,夏琳小姐。”

……

绚丽的彩色焰火和礼炮声中,莉莉丝女王款款从金色马车里提着裙角走下来。推着未婚夫的轮椅,面带微笑的走向满是宾客的宴会大厅。

金色光线斜洒下来,仿佛给美貌的女王镀上了一层金色光圈。白皙细嫩的肌肤和近乎完美的礼仪,在光线的映照下反而更加炫目耀眼起来。

看着艳光四射的莉莉丝。绅士们纷纷发出由衷的赞叹,而自惭形秽的淑女们则是三三两两聚成一团,用嫉妒和嘲弄的视线打量着这位傀儡国王。

光彩灿烂的灯光中,军官处高层被众星捧月的簇拥着,为了消减当地贵族恐惧和提防,他们不得不用心应付这群人的阿谀奉承。

当着高地贵族的面。贝弗利仰头一口喝完整杯高地威士忌后,在使者的帮助下,双腿打颤的回到了大厅边角。

狂灌了几口橙汁,他才勉强把酒劲压了下去。

就在红发少年用餐巾拭净唇角的水渍,准备起身再度回到宴席中时,阿尔西亚捏着一杯雪莉酒,跌跌撞撞的走到他身边。

放下手中的酒杯,金发少年抬起头,眼中已经没有一丝醉意:“刚刚我们的人已经搜查了莉莉丝的寝宫,暂时没有发现举足轻重的证据。”

“继续搜!任何粉末状、液态,接近于药物的性质物品,全都给我采集一份。”贝弗利挥手拒绝了一个准备再次奉上果汁的使者,佯装醉眼朦胧的偏开头,小声说道:

“以她手底下的那点势力,想要谋害起源骑士,下毒是唯一可能的方法。”

“我知道你的打算,刚刚已经让他们这做了。”

阿尔西亚清咳了一声,有些犹豫的说道:“我们是否应该重新调整调查的方向,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存在能杀死起源骑士的毒药。”

“这可不一定。”

贝弗利一把搂住他的脖子,将金发少年的耳朵拉到了自己唇边:

“起源骑士抗性虽强,却也不是无敌的,而且……这个女人是超级富豪,手底下有经营着几个大型制药工厂,这对制毒者来说是最好的掩护。”

“我明白了。”

阿尔西亚点点头,一口气喝完杯中的雪梨酒,张口正准备说话,门庭外又响起了一阵热烈的礼炮声。

“肯定是头儿回来了。”贝弗利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高声说道:

“走吧,一起去迎接我们的新伙伴!”

……

“这还真是……”

“好热闹啊……”

歌德和洛洛石化般的走下马车,看着身旁成群结队夹道欢迎的名媛绅士,顿时一阵莫名的飘飘然。颇有种虚荣心爆满的感觉。

“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亚雷回应着高地贵族的刻意讨好,领着二人走到军官处高层集中的位置,一一介绍道:

“简单介绍一下,方脸的是克拉克,那个大胡子是卡拉。金发的是阿尔西亚,红发的贝弗利,胸最大的是妮可,不爱说话的这位是莉迪雅,中年大叔是普利特,刀疤脸的是席兹。”

说着,他接过使者递来的“红酒”,和庞培对碰了一下酒杯:

“而这位,是我最敬重的军事顾问,你们称呼他军师就好。”

“军师您好!”

歌德和洛洛连忙各自接过一杯果酒。朝着庞培举杯示意。

“巨蟹和玫瑰,我认识你们,冒险家中的黄金搭档。”老人笑眯眯的啜了一口酒水,观察着二人拘谨又兴奋的表情,意味深长的说道:

“我保证,你们会爱上这里的。”

“哈哈哈,我想他们已经爱上这里了。”

亚雷大笑着搂过夏琳,狼吻了一口少女香喷喷的脸蛋,继续介绍道:“这位是我最爱,夏琳。你们可以称呼夏琳小姐或者伯恩斯坦夫人,反正是迟早的事。”

“初次见面,美丽的夫人。”二人真心实意的奉承道。

“欢迎你们。”

绿发少女维持着甜美的淑女形象,右臂不动声色的递到恋人腰间。狠狠发动了一记肾脏攻击。

以皮粗肉厚著称的某人自然无视了这记肾脏攻击,放下手里的果汁,然后搂住歌德和洛洛的肩膀,高声宣布道:

“今晚宴会的主角是歌德和洛洛,谁能灌醉他们,我送他等身重量的黄金!”

“好哇!”

卡拉第一个大吼着跳了起来。直接抢过一瓶威士忌,嘴巴咬开瓶盖就冲了过去:

“别说话,喝酒!”

当天晚上,在人民群众的力量下,歌德和洛洛自然是被彻底放翻。而获得奖金的人并不是卡拉,而是一杯一杯沉默着狂灌酒的莉迪雅,谁也不知道这位平时不沾酒的女骑士酒量竟如此强大,直到放眼望去再无对手,才直挺挺的倒在了醉鬼堆里。

晚宴结束后,歌德和洛洛被安排在贵宾房间里休息,所有醉鬼也在家人的搀扶下离开了王宫。

……

寝宫外厅。

夏琳坐在一张线条流畅的高背椅上,小口小口喝着奶白色的乳液,不时视线在亚雷身上一瞟而过。

“你在喝什么?”

黑发骑士走到她身边,看了一眼了旁边的金属瓶,对着字符念道:“抗衰美颜精华炼乳……你才十七岁啊,用得着这个东西吗?”

“这种东西越早喝越好。”

绿发少女站起身,一把抢过了金属瓶,顺势瞪了他一眼:“如果我保持不住美貌,某个精力旺盛的色狼就会去勾搭别人了。”

亚雷听的火冒三丈,回瞪了她一眼:

“不要整天胡思乱想。”

“小心眼的我就是喜欢胡思乱想,现在就做好准备,总比某天噩梦成真的时候再痛哭流涕要好。”夏琳轻哼了一声,站起身,款步走向内厅:

“我去洗澡了。”

他从后方上下打量了一眼绿发少女。

嫩绿的齐肩长发,一身黑色的紧身连衣裙,凸显出还没有完全长成的曲线,看上去既高挑又纤细。雪白的肌肤从裸|露的双臂显示出来,伴随着她的走动,一股淡淡的少女馨香钻进黑发骑士的鼻子。

亚雷心里砰然一动。

“咳咳,有点坐船有点累了……嗯……这会儿忽然也想用热水泡一下。”他自言自语般的跟了过去。

“……”

夏琳侧过半张俏脸,水绿色的眼眸瞄了他一眼,眼中波光荡漾,然后很傲娇一甩短发,加快速度走进了内厅。

黑发骑士跟在她身后,推开琉璃们走进浴室,刚踏入半步,一个混合着馨香的火热身体就扑进了他怀里。

“你想干什么呢?”

夏琳仰起酡红的脸颊,抓住他的衣襟,粗暴的一粒粒拔掉纽扣,呵气如兰的挑衅道:

“跟踪淑女的色狼先生……”

“既然是色狼先生,当然就要做坏事。”

亚雷嗅着她发丝的香气,伸手轻轻抚上少女挺翘的臀部。

“轻点,笨蛋。”

绿发少女脸色突然变的绯红起来,她的身躯不由地向后仰倒下去,露出双肩的雪白肌肤下,那条条分明的骨骼,隐约间血管血液在其中流动,也能微微看的出痕迹。

“我来给你好好洗一下吧……”他温柔的低声说着。

两个小时后。

黑发骑士神清气爽的泡在温热的水池中,夏琳躺在他的臂弯里,浑身绯红,星眸半睁半眯,无意识的蹭着俏脸。

“我没有找到吸血鬼始祖完整的身体,但是在贝莉尔的梦境中捡到了一截手指,根据她的话推断,很可能是唯一的遗骸。”亚雷轻轻的说道。

“贝莉尔……谎言之王……”

绿发少女睁开眼眸,身体轻微的上下浮动着:

“一个小小的修道院,居然藏着这么大的秘密,这么说的话,组织挖掘队和零的事情,完全是她设下的一个局么。”

“很有可能吧。”

黑发骑士看着了一眼出水芙蓉般的少女,笑着说道:“多半她也没有想到,我居然这么快就主动送上门了。”

“当初我们那么多人一起围杀米斯特汀……很可能,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在她的报复名单里。”

夏琳忽的瞪大了杏眼,一下子的直起了腰肢,紧张不安的惊叫道:

“糟了,哥哥和露娅当时也在!”

“放心吧,我早就通知过了他们了。”

亚雷跟着坐在水里,掬起一捧热水冲了冲脸,沉声说道:“而且,帝国方面已经把贝莉尔列为指定封印的对象,她现在想要动我们,也就没那么容易了。”

“这就好。”

绿发少女逐渐放松了下来,重新依偎在他肩头,幸福的眯起了眼睛:“你考虑的总是这么周全。”(未完待续。)

本文标签: